繁體版  |   登录  |   注册
在学生与文本间搭建桥梁——《窃读记》教材解读
发表时间:2018-10-15 00:00:00

作者单位:云南曲靖市麒麟区北关小学  鲁春梅

 

林海音的《窃读记》这篇文章入选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五年级上册,与原文相比,删除了两个比较重要的细节:

第一个细节是当“我”兴冲冲地赶到书店,正要从书架上拿下那本尚未看完的书,却被一双大手拦了下来——书店老板大声喝问:“你到底买不买?”呵斥的声音惊动了书店里的其他顾客,大家纷纷扭头看着“我”。老板还觉得意犹未尽,冷笑道:“不是一回了!”遭受了这样的羞辱,“我”狼狈地逃出了店门。

第二个细节是在文章的结尾,一家书店的店员明明看出了“我”是来“窃读”的,却故意把一本“我”没有看完的书多留了一天没卖,目的就是让“我”把这本书看完。这位店员的仁慈宽厚和前面那位书店老板的凶恶刻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表面来看,删除了这两个细节之后,教材依然称得上完整,但仔细分析却发现,删除了这两个细节之后,“窃读”的概念就不存在了。现在我们不妨做一番分析。

在作者的叙述中,已经明确提到“窃读”的滋味:“我很快乐,也很惧怕——这种窃读的滋味!”从中可以看出,“快乐”和“惧怕”是“窃读”的滋味。因为爱书,因为曾经遭受到书店老板的羞辱,所以这种快乐的阅读就有了一层很重的惧怕。很清楚,“我”之所以惧怕,是由于受到羞辱,没有那次难堪的经历,自然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心和恐惧。由于教材删除了书店老板羞辱“我”的细节,因此“窃读”时所出现的心理“惧怕”就显得根据不足,因而无从谈起了。

这里还必须指出的一点是,由于作者写作此文的背景与现在完全不同,在当时的书店买书、读书与当下的书店买书、读书受到的待遇也不一样——每逢节假日,我们在书店里随处可见或坐或站自由阅读的孩子,不仅不会受到驱赶,在一些书店还有免费咖啡、引用水的供应。这种时代背景的差异已经给学生阅读林海音的文章造成了一些阅读障碍,又由于教材删除了书店老板羞辱“我”的细节,学生就更加难以理解“窃读”中的“惧怕”了。

第二个被删除的细节——店员帮助我“窃读”的描写,实际上是从另一个方面反衬了“我”窃读时的惧怕。由于书店老板的凶恶刻薄,“我”窃读时感到惧怕;由于店员的仁慈宽厚,“我”在窃读时不但不再感到惧怕,而且心怀感激。这不仅是店员与书店老板的对比,也是作者窃读时心理的对比——正是有了前面的“惧怕”,才有了后面的“不惧怕”乃至“感激”。这种感激对“我”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从受到书店老板羞辱而引发的“对人类的仇恨”,转而感叹“是在爱里长大的”。由于这个细节的删除,林海音在此文中所要着力表现的这种心灵的成长就同时被阉割了。

出示林海音原文中的这些细节,通过这样的比较,学生就能更好理解作者的创作特征,同时也初步学会了如何将这种方法运用到自己的写作中去。

我们语文教师,就是学生与文本间的一座桥梁,载着孩子们在语文的瀚海中欣赏每一朵浪花,聆听每一次涛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