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登录  |   注册
班级管理,重在管心
发表时间:2018-10-22 00:00:00

作者单位:万荣中学  侯彦

 

  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沉默了,高三这一年的场景像放电影似的在我眼前不断地浮现,各种情感澎湃心间。这一届高三班,我是半路接手并担任班主任的,没有当班主任的经验,又是半路带班,难度可想而知。

  第一次步入教室的那刻起,我就清空一切怀疑,删除了一切杂念,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和学生一起拼高考。明确的目标促使我每天分析着学生的成绩单,找每个学生面谈,想以最短的时间帮助学生提高成绩。因为我单刀直入只从成绩入手去接触学生,造成了对他们敏感情感的忽视。

  高强度的高三学习进行了两个月,我正暗自欣喜班里学习氛围浓厚的时候,一个家长的电话惊醒了我。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周四下了晚自习,我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小汝拿着已经写好的假条过来找我签字,她是住校的,一向也是一个比较乖巧的女生,她说她家在县城,有地方住,我没多问就给她签了字。这天晚上快1点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我迷糊中看了一下手机,陌生的电话号码,显示是江苏的,我狐疑地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家长焦虑的声音“侯老师,小汝现在在学校吗?”听到这话我瞬间清醒了,我想起这学生今晚请假出校了。我忙坐起来问家长是怎么回事,并说学生跟我请假今晚回家住了,难道没回家?听了小汝妈妈的话,我才知道,她爸妈全在江苏打工,县城房子空着没人住,晚上看到微信上女儿发的信息,觉得不对劲,打电话过去也一直没人接,才打电话给我的。我的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但还是安抚家长不要着急,让她试着联系县城的亲戚去家里看看,并把学生用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试着联系她。我坐在床上一遍一遍地拨打着电话,拨一遍没人接,心就紧一下,也不知道拨了多少次,大约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那头是很长时间的无声,我在这头不断地询问安慰。良久,小汝才带着哭腔说她不想去学校了,反复说她今年就考不上,爸爸对她要求高,总是指责她成绩不好,每次考完试,父母同学都看不起他,我一边听着一边安慰着,让她这会儿什么也不要想,先休息,通话将近2个小时,我也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晨读,小汝的小姨来学校见我,告诉我说昨天后半夜到现在,怎么敲门小汝也不开,话也不说,饭也不吃,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小汝空空的座位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这个班主任如果提前观察到她情绪崩溃的话,估计情况会有所改变。但我明白,现在急需的是解决问题,也只能通过手机和她沟通了。于是,我给她发了条短信,说给她放五天假,让同桌给她整理好听课的笔记,我们等她返校,有什么想说的话了,就给我打电话。接连三个晚上,每次下晚自习之后一回家,小汝的电话就会准时响起。我一连几个小时和她聊天,做着思想工作,完了再和家长电话沟通。小汝的爸爸妈妈回到万荣,第一时间就来见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五天后的晨读,小汝按时来到教室,我知道她已经没事了,之后也能安心学习了。

  这件事在我的班主任工作生涯中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班主任管理学生,重在管心,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在情感上,班主任都应该是学生的引路人和坚强后盾。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