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登录  |   注册
师爱没有上下班
作者:王贵莲 发表时间:2018-11-22 00:00:00

 

万荣中学   董冰波

很多人都说,现在老师多好呀,工作稳定,工资还行,又有那么多假期。我听了这些话,只能苦笑。在万荣中学当了20年的班主任,其中的酸甜苦辣,相信当过班主任的都深有体会。春夏秋冬的披星戴月,苦口婆心的说服教育,口干舌燥的反复讲解,怎一个苦字了得?苦则苦矣,然而亦乐在其中。孩子们的聪颖敏锐、天真可爱、敢说敢做、敢于质疑、早恋甚至打架闹矛盾,都是我们工作之余津津乐道的内容。不知不觉间,学生的喜怒哀乐随时随地牵动着我们的神经,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只要我们能做到的,必定倾尽所能去帮助他们。

有一天课间操时间,我们班的张璐同学在和同学玩闹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把眼镜给撞破了。眼镜破了本来没什么大事,但是不知怎么搞的竟然伤了眼睛,眼角血流不止。眼睛是多脆弱的地方呀,严重的话这孩子一辈子就完了。当时,看到她满脸是血的样子可把我吓得够呛,匆忙赶来的校医不敢随便动手治疗,只做了简单的包扎。我一刻也不敢耽搁,就送她到县医院急救。经过检查,所幸没有伤到要害,只是眼角皮肤受伤。包扎完之后,我长出一口气,才想起来通知家长,并要求家长再带孩子到其他大医院进行检查,确定没事后,我才彻底放下心来。

去年冬天,上完晚自习,我正在宿舍查晚休,突然有学生给我报告说489班的冯柯从上铺下床的时候不小心被三角铁刮伤了手,伤口很大,血流不止,孩子痛得直掉眼泪。我立刻开车带她到县医院去处理。各种忙碌结束,回到学校已经凌晨两点了。后来,我还帮家长联系了保险公司,办理了相关手续。

这一来二去的,我和急救处的医生护士都成了熟人。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查完宿舍,正准备回家,宿管员打电话说我们班的小赵同学突然肚子剧痛。我只好返回宿舍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到了宿舍,只看到他抱着肚子眉头紧蹙,很痛苦的样子。十一点多了,如果真有什么大问题,后果不堪设想。我果断送他到县医院急救处,小护士一见我,就说:“又是万中这个老师。”然后就开始查看赵绩的病情,说是急性胃痉挛,用了一些药,输上液体。过了一会,他就感觉好了些,不那么疼了。但是他又说肚子饿,因为是胃的问题,想着吃点东西会有好处,我就到街上给他买吃的。可是这时候已经深夜,街上几乎没有开门营业的店铺了。我找了好久,总算在一家小店里买了个饼子,让孩子暂时缓解一下饥饿感。第二天小赵家长过来,我把他的情况说了一下,并且建议他们带孩子到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把病彻底看好,只有身体健康了,才能全力以赴学习。后来经过认真检查,他的身体问题还真不小,治疗了很长时间才返回学校上课。

这些都是工作中的一些琐碎小事,相信大部分班主任都经历过。帮助和照顾学生,一方面是出于我们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源自内心深处对学生的爱。这种感情也许我们自己都没有觉察,因为它是植根于内心深处的一种无需提醒的自觉。无论上班还是下班,只要孩子们有需要,我们都义无反顾地随时赶到。不为沽名钓誉,不是演戏作秀,只为了当初选择教师这个职业时对自己的承诺。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