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登录  |   注册
以运城区域为例 扫盲是新中国的一大亮点
发表时间:2019-08-06 00:00:00

 列宁指出,在一个文盲充斥的国家是很难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解放初期,我国广大农民80%的是文盲,就是机关干部队伍中一大批工农干部也有的不识字,有的识字很少,有的文化程度很低的青年当了兵,给工作带来很多的困难。毛泽东主席当时说过,“从80%的人口中扫除文盲是新中国的一项主要工作。”扫除文盲作为一项基本国策贯穿在几十年的工作中。党中央、国务院曾几次颁布扫除文盲的指示,陈毅副总理曾亲任扫盲协会会长,地方各级领导对这项工作都非常重视,一抓到底,取得明显成效。

为提高民族素质,我国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方针,一是抓普及九年义务教育,防止产生新文盲;二是抓扫除青壮年文盲,让劳动人民在政治上、文化上、经济上彻底翻身,积极投入社会主义建设。

我们这一代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自小对扫除文盲工作耳闻目睹,我的母亲就是通过扫盲识了不少字,何况自己1985年初调运城行署教育局成人教育科工作后,还亲自参与和抓扫除文盲工作,有亲身经历。我感到我们运城的扫除文盲工作搞得是比较好的,而且很有特色,在全国产生一定影响。我们成人教育科老科长陈儒英同志现年89岁,他热爱扫盲工作,从解放初期开始,几十年常抓不懈,直至离休,且总结了很好的经验,写成了《河东成人教育五十年》一书,其中包括大部分扫除文盲工作内容。

 在今年庆祝建国70周年之际,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歌颂教育工作的伟大成就,不可忽视扫除文盲工作为社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窥一斑可见全豹,回顾运城的扫除文盲工作,就可感知全国扫除文盲工作的脉络,我们切不可忘记祖国那段光荣的历史。下面分几个阶段谈我市扫除文盲工作的经历与特点:

 1.解放初期的冬学运动。运城地区的多数县是1947-1948年解放的,冬学运动在解放的号角声中开始。冬学,因它在每年冬天举办而得名,产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的革命根据地,在太岳行署的领导下,当时的运城地区冬学发展很快。冬学有识字班、识字组、黑板报、宣传队、支前队等,还按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分编为青年班、壮年班、儿童班、妇女班、高级班、初级班等。利用冬季农闲时间办冬学,帮助农民识字、学文化、学时事政治,促进生产的恢复发展,开展增产节约运动,推进土地改革运动。

 2.五十年代的民校。1950年2月,运城行署发出将冬学改为常年民校的决定,并成立了地区扫盲委员会。运城行署文教局曾在临猗县崇相西试办民校,并总结了冬学转民校的经验。推广祁建华速成识字法是运城地区50年代扫盲工作的第一高潮。1955-1957年,在农业合作化高潮中,运城地区以毛泽东主席提倡的,由山东省营南县高新柳沟村创造的记工识字法为重点,再次掀起扫盲识字高潮。1958-1960年,以推广万荣县注音识字为重点,掀起了第三次扫盲高潮。汉语拼音识字法,是万荣县根据当时扫盲速度不快和学员脱盲后出现的大量回生复盲现象,在晋南行署教育局的帮助下,先在青谷村搞试点,1959年在全区推广。用注音识字扫盲,成为农民大诗人,出席过全国群英会的程淑欠老大娘曾写诗赞扬注音识字:“注音识字好办法,一树开下两朵花,一朵摘掉文盲帽,一朵学会普通话。”1959年12月27日,省教育厅、团省委在万荣县召开了汉语拼音扫盲现场会,中央文改会通知14个省市派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3.六十年代的扫盲波折。1960年前后,由于处于“三年困难”时期,多数地方的扫盲工作停了下来,只有少数地方仍然坚持,如临猗县新庄村的“铁民校”等。1960年4月22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推广注音识字经验,是我国文化革命中的一项重要创举,应当在全国迅速推广。”的指示,5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大力推广万荣县注音识字经验。在此期间,胡耀邦、吴玉章、谢觉哉、张际春、胡愈之等中央领导同志和知名人士王力、吕淑湘等先后到万荣视察指导扫盲工作。1960年夏天,中央文改会在北京举办了注音识字展览,重点展出了万荣县“注音识字三阶段,一根红线串九环”的经验,农民诗人程淑欠、农民科学家程宽牛、六岁拼音小将吴建生即场表演。陈毅副总理与全体人员合影,吴玉章设宴招待,日本杂志也刊登了万荣的经验。“文化大革命”一场浩劫,使扫盲工作受到摧残,回生复盲现象严重产生。

4.七十年代的扫盲新高潮。1972年,地区组织陈儒英等同志在万荣县青谷村继续搞扫盲试点。地区抽调苏玉前、李祥安、苏世昌等在闻喜县编印了《农民注音识字课本》发至各县。1973年,运城地区文教部向各县转发了闻喜县白石公社关于“紧密结合生产,坚持常年办学” 的经验。《光明日报》介绍了白石村妇女主任段玉梅注音识字脱盲的事迹。1978年7月20日,行署教育局在闻喜县召开了全区业教工作会议,与会的260名同志参观了裴社公社青年脱产扫盲班和仁和大队的青年扫盲班,地委文教部转发了裴社公社《我们是如何举办青年扫盲班的》经验。1978年11月6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扫除文盲的指示》,提出了“一堵二扫三提高”的方针。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鼓舞下,运城地区掀起了新的扫盲高潮。

 5.八十年代的扫除盲尾及检查验收工作。1980年3月,地区在万荣县召开了各县市负责同志参加的农民教育座谈会,传达了全国第二次农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11月下旬至12月上旬,地区组织63名工农教育干部,深入19个公社的39个大队进行扫盲典型调查。并在夏县召开了扫盲巩固工作现场会,参观了苏庄、下留、张家坪三个大队的巩固班。1981年10月中旬,地区组织地县分管业教同志16人赴河北省抚宁县参观农民教育。1985年冬,省扫盲验收团40余人对平陆县张村乡、绛县陈村镇的扫盲工作进行了评估验收。1986年春,省市组织人员赴夏县祁家河乡对该县的扫盲工作进行了复查验收。1988年11月2日,万荣县作为全国“100个扫盲先进县”之一,受到国家教委表彰。

 6.接受省、国家扫盲验收。1995年上半年,省政府委托教委组织人员,采取一听(汇报)、二查(档案)、三考(学员)、四访(干部群众)、五座谈的办法,对我区运城、临猗、永济、夏县(这四个县市属“两基”验收)等11个县市的扫盲工作进行了验收,九月份对万荣、河津的“两基”工作进行了验收。此后,运城地区接受了国家扫盲验收。13个县市的扫盲工作全部达标。

 7.《小学生拼音报》成为扫盲的一面旗帜。为了巩固和推广万荣县注音识字经验,晋南文教专署于1960年4月13日,创办了《晋南拼音报》(《小学生拼音报》的前身),认真落实中共中央指示,服务农村扫盲学员,大力推行《汉语拼音方案》,推广普通话,为战胜“一穷二白”发挥了积极作用,受到吴玉章等中央文改会领导的高度赞扬。1966年8月,因为“文革”被迫停刊。1974年5月20日,《晋南拼音报》复刊,改名叫《运城地区报?拼音版》,以农村扫盲学员和少年儿童为服务对象,推广宣传《汉语拼音方案》和普通话。1980年1月5日,《晋南拼音报》争取到了独立刊号,再次更名为《运城拼音报》,并由运城地区发行扩大到全山西省发行。1982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经过国际投票通过《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从此汉语拼音走上了国际舞台。这是汉语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昭示了拼音报发展的辉煌的前景。1982年10月,这张完成了扫盲使命的报纸最终定名为《小学生拼音报》,以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为主要服务对象,依然致力于《汉语拼音方案》和普通话的推广宣传。在《小学生拼音报》近60年的发展过程中,始终保持鲜明的“拼音”特色,并始终致力于推广《汉语拼音方案》《全国通用语言文字法》和推广普通话,同时又与时俱进,始终与中国改革、教育发展同呼吸共命运。《小学生拼音报》在一个看似狭小的领域内所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奇迹,被业内称为“《小学生拼音报》现象”。

  扫盲工作虽然告一段落,但我们不能万事大吉,将此项工作抛在一边。近年来,由于部分村学校撤并,再是有些家长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部分偏远山区孩子过早失学,外出打工,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所以,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在办基础教育的同时,要严查入学率、巩固率,不能无故让一个孩子失学,再产生新文盲。

         (作者系运城市教育局退休干部)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