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登录  |   注册
对阅读教学的思考
作者:杨玉珍 发表时间:2019-08-20 00:00:00

        最近,我在太原参加了一次由省教科院组织的小学语文观摩研讨活动。活动中,各个专家团队都就一个问题进行磋商、讨论和教学展示,那就是单篇、群文和整本书的阅读。

        我一直认为,教学唯有与时俱进,オ能永续经营。一个老师,如果只满足于已有经验,在学习和改变上不愿意投入太多时间,课堂就私有化了,班级就私有化了,学校就私有化了。作为一线教师,我总是自我提醒、鼓劲,不能因循守旧,不能固步自封,要立足实际,从实践出发,大胆创新,勇于改革,“不能年复一年地重复工作”。我觉得,现在的语文老师,除教科书外,应该会使用不同类型的“教材”进行阅读教学,如自选的课外文章,如整本书。现在的语文老师也应该会组织不同的课堂阅读活动,如群文阅读,如整本书阅读。三者之间,各有优势,相互无法替代。

        先讲“单篇”阅读。

        我们的教材虽然是“一纲多本”,人教版、苏教版、北师大版……屈指数来,也有七八种,但是细看之后会发现——这“多本”教材其实大同小异。所谓“大同”,即这些教材全部是由一篇一篇独立的文章组成的“文选型”教材,我们的教材编选方式,百多年来,大致遵循一样的原则。所谓“小异”,就是这一篇篇文章组成单元的线索仅有些微的差异,或者以“文体”为线索,或者以“语文知识”为线索,或者以“人文主题”为线索,其中,多数以“人文主题”为线索。

        不过,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的教材虽然有“单元”,但是单元内每篇文章之间并无多大关联。尽管早有人提倡“单元整组教学”,实际上,大家还是在一篇一篇地进行教学。所谓“单篇教学”,就是对一篇文章进行精读深究的教学。单篇教学,强调的是“举一反三”的教学,强调的是在一滴水里看世界,在单独的一篇经典里面,可以获得非常多样的学习收获,可以挖掘经典文章的微言大义,可以面面俱到地探寻单篇经典的各个方面所达到的高峰。当然,我心里知道,大家也心知肚明,一个学期就只教、只学这二十多篇文章是远远不够的,语文教学必须要让学生多读,要拓展学生的阅读视野,要增加学生的阅读量,这是由语文学习的具体迁移规律决定的。

        语文学习的这种迁移规律告诉我们:语文课程,特别是阅读教学,并不追求极高的原理性概括,而更重视经验在数量上的积累。这样的话,疑问就来了,既然学生只有从大量阅读中才能学会阅读,那么单篇教学,对一篇一篇文章进行“精读深究”还有没有积极意义呢?我个人认为是有意义的。叶圣陶先生关于单篇教学有一个著名的“例子”理论。叶圣陶认为,语文教材无非是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练成阅读和作文的熟练技能。叶老的“例子”理论揭示了语文教材的教学性质,将作为教材的课文与一般意义上的文章区别开来。

       当然,在单篇教学中“举一”,到底“举”什么“一”,就非常关键了。无疑,我们的教材都是很好的举例。

        其次,讲“群文”阅读。

        为什么要组织学生在课堂里读一组一组的文章,“群文”阅读某种程度上可以医疗目前阅读教学最大的痼疾。你可能不相信,现在阅读课最大的问题是学生没有时间阅读——“读课”里没“读”。我们的语文课堂仍以教师讲解、批改、订正为主。我们的老师在阅读课上,包括大部分名师,喜欢说,喜欢讲,不停地说,不停地讲,一篇文章,先从字词的学习开始,经由句式、篇章结构,再到内容探讨进行教学,这几乎是一个程式。我们的老师还是喜欢让孩子做大量的练习,那些拆解式、分部式的语文知识、技能的练习。在这样的大量讲解、大量练习课堂上,学生阅读的时间当然少得可怜。可大量理论和大量的实践证明“读是唯一能同时使人乐于阅读,培养写作风格,建立足够词汇,增进文法能力,以及正确拼字的方法”。让学生靠做练习册,靠听教师的分析是学不好“语文”的。阅读一定是在阅读中学会的,要提升孩子的阅读力,就是要让孩子大量读报纸,读宣传栏里的新闻,读整本的书。“群文读”就是让孩子在课堂上多读。

        为什么要尝试让孩子进行“群文”阅读?第一,就是让阅读变得更“真实、实用”。可能有人会问,教科书里一篇一章的阅读难道不“真实”、不“实用”吗?是的。你想,现代人每天面对的是“非连续性阅读”。在同一段时间里,在杂志、网络、图书馆里同时阅读多篇文章,而且很多文章只是浏览、速读,甚至跳读、选择性阅读,所以现在教科书中的逐段逐篇的精细阅读无法还原这种真实的阅读状态,并借此培养学生真实的阅读能力。你想,现代人真实的阅读状况是每天要阅读那些内容跳跃,穿插倒叙、插叙,结构呈网络状的文章,而教科书中的文章往往是经过删减的结构相对简单的文章,篇幅是有严格限制的,语言也是经过“规范”的,词语的选用是经过衡量的,这就是大家所说的教材体文章。

        现代人真实的阅读状况是每天沉浸在多元共生的阅读材料中,书中的文章往往是经过修饰的、去情境化的、有明晰的道德指引的文章,教材中的课文,主题是往往是明确的、正向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这样的文章显然从只能理解清晰的道德训诫、明确的叙述环境发展到能够领悟较高层次的细腻的道德内涵、复杂的叙述以及不确定的情境。现代成人更多采用默读、浏览、略读、速读、跳读等阅读方式,但是课文教学把过多的时间用来练习有感情朗读上,1972年法国政府教育部将“无声视读”正式定为阅读教学的真正目标。因此,教科书以外的大量阅读让孩子有机会练习默读、浏览、略读、速读、跳读等阅读方式,意识到阅读可以只需依靠眼睛,不需依赖嗓音。

        还有一点,一些真实、实用的阅读策略,预测、连结、重读、视觉化等在练习册等“书籍”中是无法建构的,唯有依靠大量生活化阅读。

        第三,讲“整本书”阅读。

        在读了大量的一篇一篇的文章之后,我们为什么还要强调让学生读“整本书”呢?在正式解答之前,想问问大家有没有关注过《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作者雷夫老师,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雷夫老师一直在霍伯特小学的第56教室担任五年级老师,该校大部分学生家境贫寒,且出自移民家庭。在极差的生源条件下,雷夫老师创造了教育的奇迹,他只需一年时间,就彻底改变了这些孩子。他非常重视阅读,在他看来,在学习语文的过程中,只读一篇短短的文章,只读节录的文学作品是很荒唐的。

        那么,整本书究竟有哪些单篇短章无可企及的地方呢?

        首先,相对于单篇短章,整本书篇幅更长,主题更多元,内涵更丰富,体裁更多样.尤其主题,可以涉及两性平等、生命教育、公民意识、战争与和平、民主启蒙等,而这些领域在短篇里,尤其教材中很少涉及。

        其次,读整本书锻炼我们的意志。为什么这么说呢?学生如果升到一定年级,还不经常挑战读整本书,那么他长大以后就可能丧失了读整本书的意志和能力!且这种能力会“迁移”,成年后,他可能在领导一个大的团队,把握一个大的项目等方面的能力,也会欠缺。

        然后呢,读书可以使孩子安静下来。静能生慧,慧能致远,但是现在的孩子很难静下来,这可能和佐藤学所说的“大都市症”有关系,大都市对于儿童来说是容易精神紧张的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一般有以下问题:1.比较多的儿童喜欢吹毛求疵、排斥朋友;2.在课堂中分化为多动与沉默不语两大类;3.情绪不稳和低学力儿童比例逐年增加。其中“多动”的问题最为突出。让孩子尝试安静下来的途径不少,其中,读书、读整本书是最便捷的一条途径。

        因此,我们要鼓励孩子多读整本书。

        让人欣喜的是,2001年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在“教学建议”部分,明确提出要“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提倡少做题,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读整本的书”,明确规定在整个小学阶段,课外阅读总量应该不少于145万字,这一点,运城人民路学校就走在了前沿。据周灵梅校长介绍,他们的学生半年就基本达到了145万字的阅读要求,他们现在在挑战一年千万字阅读!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心潮澎湃,如果我的学生也能人人达到每年千万字的阅读量,我国的学生每人每年都能达到千万字的阅读量,我们的语文教学怎会沦为“头疼课”“老大难”呢?更让人高兴的是,在我们的周围,已经有突破重重困难,“做起来”的个人或者团体的实践:例如小学生拼音报社的儿童阅读推广,“亲近母语”民间整体语文教学改革,例如新教育“晨诵、午读、暮省”实验,例如“儿童阅读推广人”周益民、蒋军晶、岳乃红、周其星等的出现,例如浙江等地对“班级读书会”的区域性关注(千岛湖研习营),例如山东韩兴娥、安微薛瑞萍进行的“海量阅读”个体实践,这些都是可喜的变化,这些变化给予我希望和力量。

        (作者单位:平陆县圣人涧小学)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