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   登录  |   注册
生命中最美的遇见
作者:关风云 发表时间:2019-09-09 00:00:00

         1997年幼师毕业后来到幼儿园工作的我,守着一片小天地,一群小可爱,每天过着天真快乐又充实的生活。

        有一天带着3岁的儿子在小区散步,突然一个孩子(智力障碍)蹿到我跟前挡住去路并直愣愣地望着我,我一下子怔住了,有点小紧张,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干什么。略一思考,我抬头微笑地望着他,并挥手打招呼,“宝贝,你好!”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善意,只见孩子立即双腿并拢,两手紧贴裤腿站立,深深向我鞠了一躬,说了句:“阿姨好”!瞬间,我有了些许感动。小儿迷茫地问我:“妈妈,他是谁呀!”我说“他是天使的孩子!”从那以后,我开始慢慢关注这些孩子,发自内心对这个群体有了深深的心疼和想要去保护的冲动。

         2013年根据教育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10)》关于建立特殊教育的要求,县城人口达到30万以上必须办一所特殊教育学校,主要解决全县各类残疾儿童少年上学难的问题及残疾儿童少年的教育康复问题。带着一腔对特殊儿童最淳朴的同情,一腔简单的爱和热情,我毅然选择来到特殊教育这个大家庭。

朱凯会说话了

        刚开学我带的是培智五班的孩子。班里有一个叫朱凯的孩子,基本上不与人交流,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即便别人有事找他,他也只是摇头或者点头。我一方面多关注他,不时用眼神和赞赏性的语言鼓励他,另一方面刻意在课堂和生活中多与他接触,并时时引导他看着老师的口型,跟着老师一起说。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朱凯的语言能力开始迅猛发展,由刚开始的说一两个简单的音节到会连贯性地说三个字、四个字。“老师,漂亮,好漂亮!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看到孩子的进步,我非常激动,周末家长接孩子的时候我和朱凯家长沟通,说孩子会说话,让其在家配合学校多鼓励引导孩子,多关注孩子 ,多给孩子创造语言条件。可没想到家长不屑地对我说:“他哪里会说话,他就是个哑巴,我们在家和他说话他也只是摇头点头。”看到家长的态度,一瞬间我不由得泪流满面,心里满满都是对孩子的心疼,多可怜的孩子,由于自身残疾连自己的家人都不喜欢他,不会耐心平等地对待他,更何况别人。也许孩子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满漠然、歧视的环境中,没有人会耐心地完整地听他说过一句话,没有人会引导他该怎么说怎么做,他怎能会有语言?看到此,放学后我专门把家长留下来跟他沟通,并把孩子叫到跟前和孩子对话,让孩子慢一点和家长说。虽然刚开始孩子还会不由自主地点头、摇头、摆手,但我一直鼓励他:“没关系,你可以的,说错了也没有关系,嘴巴张大慢一点说。”当孩子开始张口说话,叫爸爸,说喜欢老师等等,家长也激动地热泪盈眶,说:“我们以前和他说话他也只是点头摆手,我们一直以为他是哑巴,也是因为他的特殊,对他关注的少,感谢老师对孩子的耐心和爱心付出,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以后也要多和老师学习,谢谢你!”

杨会娟变样儿了

         学期初我们接收了一名新学生。家长介绍孩子是她抱养回来的,家里还有三个哥哥,因孩子智力有障碍加上家庭贫困所以没有上过学,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也没有,不会刷牙洗脸梳头、不会整理床铺、不会洗衣服等,因家在农村,上下楼梯都会喊“害怕,不敢”,不注意个人卫生,爱发脾气,固执,不理会别人。家长发愁,将来走入社会可该怎么办呀。

        与家长沟通后,首先从卫生入手,我从家里整理一些我女儿和我的衣物给孩子穿,给她带来一些生活必需品,如毛巾、香皂、牙刷、牙膏、洗头膏、卫生纸、梳子等等,反复教她学习整理个人卫生;另外每学期交生活费是他们最发愁的事情,我总会替他们承担一部分生活费,解决后顾之忧;其次建议家长在家要让她学做自己的事情,培养生活自理能力,多带出去接触社会与大自然,多进行人际交往,再就是建立平等关系,不粗暴对待孩子,培养其自信心。

        在学校,根据她的情况我和班里的其他老师一起为她制定了详细的个别化训练计划,并用赏识的态度肯定和鼓励她,用爱心、耐心、细心呵护她,教她说话、走路、握笔写字、上下楼梯,教她唱歌跳舞、画画,教会她洗衣、叠被、系鞋带,教她换洗脏了的衣裤、床单,教她洗头、剪指甲、擦鼻涕等等,通过近一年的反复训练,杨会娟在生活技能上有了很大进步,能整理个人卫生、床铺、扫地拖地了,也基本上能遵守一般的常规,参加集体活动、见到老师和同学时,会微笑打招呼,整个人都变得又精神又整洁了。

        积极开展“送教上门”活动,家长们笑了

        我们学校还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因重度残疾无法进校读书,为了让这些孩子也能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我们积极开展“送教上门”活动,把关爱送到每一个特殊儿童的家里。

        我和几位老师一起,每月一次,西到风陵渡、阳城、大王、古魏,东到陌南、东垆、南卫等乡镇,为二十多名重度残疾儿童送知识、送康复、送温暖。每次送教前,我都会分析孩子,针对孩子的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个别化教育方案,精心准备教育服务课程,不仅教育孩子,也要想办法向家长传授知识,交给家长一些对孩子进行教育、康复训练的方法。

        史龙博是一位重度脑瘫儿,全身瘫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并时不时抽搐,咬自己手指,十根手指完全变形甚至快断掉,其母亲每天还要忙家务,为防止他咬手指自残,从小每天都在他嘴里塞个毛巾,但是造成的后果是孩子不会说话,完全没有语言。母亲在家陪护孩子不能上班,全家经济来源靠父亲一个人打工维持,生活非常拮据,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原来的轮椅已经躺不下孩子了,但也无力更换。

        看到这种情况,我一方面积极与残联部门、妇联部门、当地镇政府等部门沟通,积极反映家庭情况,在与多方沟通下,一些爱心人士为孩子送来了衣物,妇联部门为孩子家庭送去了钱、米面油等一些生活用品并为孩子更换了大小适宜的轮椅,还有一些爱心商家与家庭结对,建立起长期的帮扶行动,让这个家庭看到了社会大家庭的温暖,点燃了学生和家长对未来生活的希望。

        另一方面,我专门为他量身打造了一套施教方案。和家长沟通,尽量让家长多陪伴、关注孩子,给孩子更多的关爱,减少其自残的机会;再用夸张的口型多与孩子交流,让孩子观察并模仿;送教老师对其进行专业的言语训练和肢体康复训练。由练习舌头的灵活度:吹、啜、舐、咀嚼等动作,再进行运动气息和吹气活动训练;肢体康复由粗大动作到精细动作,循序渐进地对孩子进行训练。

        还有这样一群孩子:杨佳兆是一名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患儿,家庭因孩子的病致贫,经济拮据,孩子每天躺在床上四肢无力不能动,从来没有机会去院子里看看蓝天白云……常江是一位自闭症患儿,每天总低着头,长期的不良姿势造成孩子总是驼背弯腰,像个小老头,极其喜欢钥匙(这也是自闭症儿童的特点之一),看见钥匙,不论是谁的,门上的、摩托车上的或者别人手上拿着的,他都会第一时间冲上去抢走并据为己有……陈文博是一位脑瘫孩子,肢体不灵活不能行走……杜淑洁是一名患有狐臭的智障儿童,其父母均伴有不同程度的智力残疾,因家庭贫困而导致无力送孩子来学校……还有余雷锋、王玹斐……

        我知道,孩子的康复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我知道,我的工作任重而道远。我时刻牢记:“你教室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整个世界。”面对这些特殊的“天使”,我将会继续坚持,将会用更多的爱心、耐心、责任心去守护他们。感谢生命中的邂逅,他们,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遇见!

        (作者单位:芮城县特殊教育学校)


相关链接